中顾委 少为人知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 - 八卦娱乐头条

中顾委 少为人知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

文章作者:小 巫 | 2017-09-08 17:29:13
字体大小:
8月6日上午,七常委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最后一名原中顾委常委张劲夫。 一周前,7月31日午夜时分,101岁的张劲夫离开人世。他和他的中顾委常委同事们,一起走进历史。 从1982到1992的十年之间,中共中央顾问委

8月6日上午,七常委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最后一名原中顾委常委张劲夫。

一周前,7月31日午夜时分,101岁的张劲夫离开人世。他和他的中顾委常委同事们,一起走进历史。

从1982到1992的十年之间,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这个被冠以“顾问”之名的过渡机构,吸纳了人数众多的革命元老。它在当年是老人们的余温场。现在,老人已经散尽余温。

当七常委向这位最后一名原中顾委常委鞠躬道别时,另一个时代早已叩门而来。

“史无前例”的干部更替尝试

提到中顾委的创立初衷,首先让政知局小编来带大家看一组数据。

1980年,中央和国家机关正副部长平均年龄64岁;省委正副书记平均62岁,其中66岁以上的占到40%。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四人帮”被打倒后,一大批曾受迫害的老干部重回领导岗位。他们的能力与经验毋庸置疑,但岁月无情,他们年事已高,干部队伍老化的情况相当明显。如何进行新老干部的交替成为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邓小平曾经多次提及该问题。1980年8月,成立中顾委的设想提到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来。邓小平当场表示,“正在考虑再设立一个顾问委员会(名称还可以考虑),连同中央委员会,都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这样,就可以让一大批原来在中央和国务院工作的老同志,充分利用他们的经验,发挥他们的指导、监督和顾问的作用。同时,也便于使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更加精干,逐步实现年轻化”。

无疑,这是邓小平为解决干部新老交替所布的一着棋。

但这种干部更替方式,对于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来说,没有现成经验可循。邓小平自己也说,“顾问委员会,应该说是我们干部领导职务从终身制走向退休制的一种过渡……我们选择了史无前例的这种形式,切合我们党的实际。”

“有小平同志压阵,日常的事情可以由我们去办”

中顾委正式成立于十二大上,与此同时,新的党章也加入了相关内容的阐述。

这一被官方定义为“中央委员会政治上的助手和参谋”的机构并不是绝对“务虚”,它其实会起到相当的作用。

首先,从它对委员的入选要求上可以看出,要想成为中顾委委员,必须符合四点:除必须具有40年以上的党龄外,还要对党有过较大贡献,有较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在党内外有较高声望等条件才够格。如此一来可以想见,中顾委成员都会是大名鼎鼎的元老级人物,他们本身就有相当体量的光和热。

那么,这些老人可以享受哪些政治待遇呢?中顾委委员可以列席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顾委副主任可以列席政治局全体会议,甚至中顾委常委在某些情况下也有列席政治局全体会议的资格。

在人数方面,政知局小编发现,十二大选出的中顾委常委共有24人,其中,邓小平为主任,薄一波、许世友、谭震林、李维汉四人出任副主任。委员总数则达到172人,这172人都大有来头,有很多人堪称“广为人知”,比如陆定一、粟裕、李维汉等等。

据薄一波回忆,邓小平曾经找他谈话,表示为减轻负担,想由其协助自己主持中顾委日常工作。薄一波当即表示同意:“有小平同志压阵,日常的事情可以由我们去办。”

“要安排这些老同志像政治局委员一样地出面”

一件丧事,使中顾委常委的待遇得到明确。

1983年,廖承志逝世,由于有关部门的疏忽,没有通知某些中顾委常委参加追悼会。

这一来,有些中顾委常委就有疑问:中顾委常委的政治待遇到底是怎样的?

当时中顾委成立未久,当年7月3日早上,薄一波写信给胡耀邦,询问关于中顾委常委的三件事,包括阅读文件的范围;能够参加何种会议,特别是较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的会议;以及是否可以见报。信中请胡耀邦给个原则指示。

当天上午,胡耀邦立即作出批示,“廖公追悼会对中顾委常委安排不当,责任全在我们。我没有注意把关,也是一次失职。”他并明确指出,“中顾委常委的政治、物质待遇完全按政治局委员同等,这是中央定的,谁也无权独自变更。特别是党和国家的红白喜事,更要安排这些老同志像政治局委员一样地出面,以后谁违反,就追究谁的责任。”

同样是在1983年,薄一波曾经用六个字对中顾委委员的作用进行概括:要服老,还有用。

“人老了,年纪不饶人,要服老;二是,老而还有用,还能够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包括在一些大事上出点主意。我们正走在革命生涯的最后一段路上。”薄一波说。

十四大上的特邀代表邓小平

1987年,十三大召开。时隔五年,新一届中顾委被选举出来。委员中有31人退出,59人增补,委员总数达到200人。中顾委主任变为陈云,副主任则为薄一波、宋任穷。

新任中顾委主任的陈云无疑在党内具有相当的威望,他本人以及中顾委这一机构的作用在某些特殊的时间节点被凸显出来。20世纪80年代末期,中顾委在一些关键决策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即便如此,中顾委有它自己的历史使命。其实,对于中顾委的存在时间,邓小平早有清醒的认识。

早在1982年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邓小平就表示过,“也许经过三届代表大会以后,顾问委员会就可以取消了。如果两届能够实现,就要10年,那时我们在座的有几个还在?要是两届的话,现在60岁的就是70岁,70岁的就是80岁,80岁的就是90岁。”

但十年之后的1992年,在座的有很多还在,相当一部分老人希望保留中顾委。但邓小平力排众议,坚决要求撤销,陈云也表态自己要在十四大以后全退。随后,薄一波和宋任穷这两名中顾委副主任商量,一致表示:自己要全退,中顾委要撤销。

这一过渡机构将要走到历史的尽头,告别的时候到了。

在十四大召开之时,中顾委提交报告,认为委员们大多年事已高,中顾委的使命已经完成。而十四大也成为邓小平最后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出现的场合。当时作为特邀代表的邓小平,已经接受邀请,但是无论是开幕式、会议期间还是闭幕式,他都没有出现。

事实上,邓小平一直在关注十四大,也对十四大报告进行了仔细审阅,并提出修改意见。1992年10月19日上午,十四大闭幕。下午,全体代表接到通知,去人民大会堂。

果然,邓小平在大会堂宴会厅出现,霎时间,宴会厅响起了2000多名代表的掌声。

党的老人

从十二大时设立,到十四大时撤销,中顾委走过了十年历程。

这些党的老人,在邓小平的力主之下,走进中顾委。又在邓小平的力主之下,退了下来。

但有的仍在以自己的方式发挥余热,比如他们——

刘华清在十四大当选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

汪道涵于十四大召开前一年出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首任会长;

朱穆之成为中国人权研究会首任会长;

邓力群担任中共中央党史领导小组副组长;

广东省委原第一书记任仲夷在1985年就已经全退,但是被数百名党员联名推荐并全票当选为十三大代表,甚至高票连任直至十六大,他也创下了党代会正式代表参会次数和年龄之最。

十六大召开时,88岁高龄的任仲夷被媒体堵在卫生间。会上,他重复自己在十五大时曾引用的邓小平的话语:“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这位老人,也于2005年离世。时至今日,原中顾委委员中尚在人世的仅20余人。

有些中顾委的老人们,在暮年越来越喜欢著书作文。

1990年,时任中顾委常委的肖克将军参与发起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1991年5月,该研究会正式成立。同年7月,主办刊物定名为《炎黄春秋》,正式创刊,4位顾问全部为原中顾委委员:他们是杜润生、李昌、于光远和李锐。

在接下来的24年中,有多位原中顾委成员在这本刊物上撰文忆往,其中就包括8月6日七常委前来告别的最后一位中顾委常委张劲夫。

首页 两性| 综艺| 育儿| 娱乐| 音乐| 星座| 网站地图| 手机站
申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网络仅供参考,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蜀ICP备17015337号-1